慕春

我没有信念了。

【大黄狗】我的

文笔渣预警。

一.
陆婷第一次见到黄婷婷的时候,沉寂很久的心忽然再次跳动了。
黄婷婷的身上有一种干净的气息,那是陆婷很久不曾见过的,没有沾染任何尘世间的气息。
莫名的吸引她。
就像清晨的阳光,一如是三月的春风,再如藏在心底的念想。
“大哥!”黄婷婷从公司出来,就看到等在门口的陆婷,笑嘻嘻的喊到。
“今天不加班了吗?”陆婷极其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包。
“加啊……”黄婷婷的笑意收敛了几分,低头抱怨着,“可是,今天大哥请吃饭,怎么着都要去啊。”
她忽然抬头,促狭一笑,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。
陆婷心念一动,忽然有种想吻她的冲动。
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,她不能这么做。
因为啊,她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两个人到火锅店的时候,冯薪朵已经点好了菜,正在调锅底。
“你们回来了?看,这锅底是我自己调的,怎么样?”
陆婷低头一看,只看到满锅的辣椒,“会不会太辣了?婷婷不太能吃辣。”
“诶?会吗?”冯薪朵目光转向黄婷婷,对方摆摆手,“没事的,我相信朵朵的手艺,我不怕辣的。”
然而后来,黄婷婷被辣到双脸泛红像喝了酒,迷迷糊糊话都说不清楚的时候,陆婷才知道根本不能听这小傻子的话。
“张嘴,喝水。”她手忙脚乱的给黄婷婷端了杯茶。
黄婷婷听话的张嘴,双眼满是水雾盯着陆婷,“大哥,你现在看上去好傻哦。”
不知道现在谁比较傻。
陆婷心想着,转头对身边的冯薪朵说了一声就带着黄婷婷走了。
在回去的路上,黄婷婷靠在副驾驶座睡着了。
刚刚还闹腾的人安静下来,姣好的面容在路旁长灯的映照下多了一种柔和。
陆婷偏头望着她,撩起她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二.
夜晚的街头行人并不多了,往往都匆匆而过。
陆婷回店的时候,冯薪朵早就收拾好了桌子,在屋内抱着画板画着什么,听到门响也未抬头,只淡淡应着:“回来了。”
“嗯。”陆婷锁上店门,揉了揉太阳穴,“在画什么?”
冯薪朵将画板一扬,“画踢踢啊。”
“婷婷?为什么突然画她了?”
“难道你不喜欢吗?”
冯薪朵的语气仍是淡淡的,就像是不经意的随口一说而已。
陆婷皱了皱眉,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。
所以她没有答案,冯薪朵也不需要答案。
她手里的笔不停,仔细描绘着画上的人,专注而又虔诚。
陆婷坐在一边看着,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以前。
一种莫名的无力感涌上心头,她叹口气回了房间。
“朵朵,无论什么时候,我的女朋友都只有你一个。”
三.
校园系列的电影总是和青春爱情离不开关系,自认脱离了幼稚年纪的陆婷,目光不自觉就偏向了身边专心于剧情的人。
她有着好看的侧脸,和即使是在黑暗中也能熠熠生辉的眼睛。
“大哥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借着屏幕上光,陆婷看清她亮晶晶的眼眸。
“陆婷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这是她和冯薪朵第一次看电影时,冯薪朵问过的问题。
近乎一样的话瞬间击中了陆婷,回忆与现实逐渐重合,面前的人也越发清楚。
良久没有得到回答的黄婷婷抿了抿唇,低下头小声说:“我……我只是开个玩笑……”
如果忽略她眼底的慌乱与攥紧的手指,这确实可能是一个玩笑。
煽情的音乐在此时似乎不太应景的响起,陆婷犹豫了下,还是轻轻拨开她发白的手指,与她十指紧扣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在黄婷婷惊讶的目光下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“我喜欢你,黄婷婷。”
就这样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黄婷婷。

四.
在回到家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,是一种什么体验?
这是黄婷婷正在经历的事情。
她打开灯后,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望着她笑的冯薪朵。
“电影好看吗?”见她回来,冯薪朵起身,开口却是这种不相关的话题。
而黄婷婷却忽然冒出另一个想法,不知是谁说的,当冯薪朵专注看着一个人的时候,眸里写满了深情。
现在看来,似乎是真的。
所以,当她被吻上的时候,她居然没有任何抗拒的心思。
冯薪朵的吻与陆婷不同,陆婷是轻柔的轻浅的尝试,而冯薪朵是细密而又深入的,她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深陷其中的魔力。
以至于黄婷婷再回过神时,她已经被冯薪朵压在了床上,衬衣的扣子被解开,露出精致的锁骨。
九月的夜间已有凉意,裸露的皮肤接触到空气的瞬间还是引起战栗。
细腻的吻从锁骨往下,冯薪朵的手指也探向禁忌之地。
“朵子姐……”
平时清朗的少年音此时已经染上了情欲,“你是想报复大哥吗?”
闻言,冯薪朵轻笑出声,手下动作未停:“比起报复……”
在触碰到某一点时,身下的人下意识一颤。
坏心思的持续进入,冯薪朵看着她动情的模样,俯下身吻着她小巧的耳垂。
“……我更想要你。”

五.
“她在哪?”
冯薪朵握着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,听见陆婷的问话后,喝了口咖啡才慢条斯理地说:“游戏才刚刚开始,要有点耐心。”
“耐心?她已经失踪三天了!你到底想怎样?”
“朵朵没想怎么样啊!朵朵只是想玩一个游戏。”
“冯薪朵,”陆婷压制住自己的怒气,“她到底在哪?”
“好啦好啦,告诉你就是了。她呀,死了。至于现在具体在哪,嗯,应该已经在硫酸池里化为乌有了吧。”
她的语气轻快,就像是在说什么家常事一样,陆婷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。
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你疯了吗?”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。
“朵朵本来就是疯子啊。陆婷,我告诉过你。”
陆婷记起以前,两人刚刚在一起,浓情蜜意时她曾在自己怀里说过,她是一个疯子。
可是那时的自己只当做是一句玩笑话。
不,直到刚才,她还以为是玩笑话。
她张张口,太多的话全部涌上来,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又想到那双明艳的眼眸,陆婷的鼻头瞬间一酸,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。
“冯薪朵,”她抬起头,“你应该杀了我。”
不过现在,我也已经死了。陆婷这样想着。

尾.
冯薪朵坐在床边,描摹着女孩安静的睡颜。在女孩白皙的皮肤上,红印显得格外刺眼。
她醒了过来,坐起身,眼神清明。
“她是真喜欢你啊。”冯薪朵揉着那道红印,温柔的呢喃着,“可是,她是我的呀……”
下一刻却加重了力度,女孩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,很快就舒展开。
就像她感受不到痛觉一样。
想法得到验证的冯薪朵心满意足的一笑,将女孩拥入怀里。
如情人般耳鬓厮磨。
而你,也是我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在这里,傻白甜只有大哥一个。
朵子和阿黄,大概都是一类人吧。
文笔渣,请见谅。

10.02
都要好好的
期待下一次的相遇

今天晚上,过呼吸了。
一瞬间的感觉,在边缘疯狂试探。

今天是在一起拍照片的普通同事

【卡黄】礼物

背景:阿黄生日当天

从排练室回到房间的李艺彤,正对着床上的玩偶愁眉苦脸。
鬼知道她今天路过机场那家店的时候,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等她再回过神的时候,这个玩偶已经被她抱在怀里了。
我就是随便一瞟,谁知道就看到个神似某人的玩偶呢!
李艺彤长叹一声,止不住的在那呜呼哀哉。
一个人的时候思绪总是会飘的很远,她又想到之前自己离开排练室的时候,娜姐正去赶赴一场火锅宴。
那个人的火锅宴。
她们现在一定在火锅店吃得开心,哪像自己,一个人饿着肚子待在空荡荡的房间。
还要面对这个一脸冷漠的玩偶。
一股巨大的委屈涌上心头,李艺彤嘟着嘴,哀怨的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玩偶。
不行,我不能一个人别扭,这玩偶一定要给她,最好也膈应她一下。
李艺彤瘫在床上暗自想着。
生活中心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差,以至于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李艺彤老远就听到了走道里的喧闹声。
其中就属黄婷婷的笑声最大。嗯,还是一如既往的独特。
李艺彤想着,忽然从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。
我的天呐她回来啊!!!怎么办怎么办?!
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服,李艺彤才后知后觉到。
我这么紧张干什么,又没做什么亏心事,我又不怕她。
于是,瞬间有了底气的李•镇定自若•艺•一脸正气•彤,拿起玩偶大步流星地走向房门口,拧下把手。
门一下子打开了,开门声也成功引起了门外人的注意,齐齐望向声源处。
一只脚踏出房间,一只手还握着门把手的李艺彤在接受了众人目光的洗礼后,脚步一顿,特别是她对上黄婷婷那疑惑的目光后,下意识往后挪了一步。
怎么这么多人啊!李艺彤打起了退堂鼓,想关上门回去。
可是在看清黄婷婷眼底似有笑意时,她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步。
李艺彤你怂什么?你是第一名诶!大胆一点,大不了伸头一刀而已吧!
自己给自己打气后,李艺彤眼一闭心一横,慷慨就义般径直走到黄婷婷面前,自顾自地把玩偶往她怀里一放。
“礼物,生日快乐。”
说完也不等她反应,一阵风似的跑开了。
一系列动作让众人目瞪口呆,黄婷婷低头端详着玩偶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啊为什么我还是那么怂啊!!!怎么每次看到她就这么怂啊?李艺彤你到底还能不能有点骨气!!!
李艺彤在床上捶胸顿足,突然听见敲门声。
她以为是万丽娜回来了 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,慢吞吞的起身开门。
只是没想到门一打开,见到的不是娜娜酱,而是笑意吟吟的黄婷婷。她手里拎着一个小盒子,见到门开就将盒子一提。
“这是今天的蛋糕,听说你今天晚上没吃饭,就先吃点蛋糕吧。”想了想又补了句:“谢谢你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”
理智告诉李艺彤,现在应该拒绝并直接关上门,可是现在她的脑子只飘过无数句类似“她笑起来真好看”的话,身体本能不受控制,自然得接过蛋糕,结结巴巴的道谢。
黄婷婷看她呆呆的样子,没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,好心情地离开了。
黄婷婷揉了她的头。
这个认知刷爆了李艺彤的脑容量,导致她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
就像一台老旧的计算机的主板承受着飞速的工作一样。
直到手机的提示音响起,她从从混沌中清醒。
她看到黄婷婷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照片:她抱着玩偶,笑容开怀。
「谢谢大家的礼物,我很开心。」
这蛋糕可真甜啊。
李艺彤吃下第一口蛋糕,这样想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生日当天的脑洞被我拖延到了今天。
不过正好赶上中秋节。
虽然现在好像快过去了。
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。

【卡黄】课堂小脑洞(极短)

课堂小脑洞

某日语文课后,黄婷婷正在整理着课上的笔记,旁边的李艺彤撑着头专注的看着她。
也许是她的视线太直接,黄婷婷停下笔,转头问道:“一直看我干什么,课文都会了吗?”
李艺彤顺势挽住黄婷婷的胳膊,将摊开的课本往她那一推,指着最后一段道:“婷婷桑,刎颈之交是什么意思啊?”
“刎颈之交啊,就是指能够同生共死的朋友。”
“哦~”李艺彤拉长了尾音,看上去若有所思的样子,然而下一秒,她忽然搂过黄婷婷,在她的侧颈印下一吻。
动作之迅速人黄婷婷来不及躲闪,“李艺彤你干什么!!!”
而罪魁祸首李艺彤,看着她瞬间泛红的脸庞心满意足的笑了,“我在尝试‘刎颈之交’啊!”
嗯,吻颈之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只是在语文课上的小段子,突然蹦出来的。
再次祝踢踢生日快乐,健康无忧。

今晚的踢踢真的很好看
爱她
祝她生日快乐

【民国向】【黄金4p】故人未归(上)

一.
民国十年,各地军阀混战,硝烟弥漫全国。可在嘉兴,丝毫不见战火的影子,那里依旧和平安宁,男女老少,来往耕作,怡然自得。
村内的孩提打闹着,笑声飘的很远,远到周围屋内皆可听见。
此时的黄婷婷做完了日常琐事,正提笔写着信,絮叨着村落的小事,忽而想到陆婷的性格看到这信的嫌弃样子,轻笑出声。
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,她放下手中的笔,出门便看见几个身着军装的陌生男子。
那些军装男子看到她,齐齐的敬了个军礼,中间一人上前几步,手中捧着一个已经斑驳的盒子,“请问您是陆婷的家人吗?”
黄婷婷点头,心下突然涌上一份不安。
她盯着那个男子,男人却避开她的视线,斟酌着开口:“陆婷她……不幸阵亡了……请您节哀……”
霎时之间,黄婷婷觉得天昏地暗,呆呆站着,眼前白茫茫一片,耳边闪过无数陆婷的声音,杂乱的交织在一起,半分听不见眼前的男子后面说了什么。
男人因为她瞬间煞白的面色,犹犹豫豫的未将陆婷被炸,尸骨无存的消息告诉她,只抿了抿唇,将盒子递给她。
她颤抖着接过,勉强提起一丝精神,“……我知道了,多谢。”
男子退回队列,又齐敬一礼,整队离开了。
黄婷婷在屋里呆坐了很久,才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。
盒子里放着多年来陆婷受到的表彰勋章、获得的战利品、随身携带的小用具等,以及被压在最底下的,一份被放置仔细的信。
信封上是陆婷工工整整的字迹:吾妻亲启。
“吾爱婷婷:
      近来可好?
      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我曾经说过,要给你一个安定的家园,伴你一世安好,现在看来,不能实现了。
      自从我参军以来,日日夜夜都在想你,想知道你在家做些什么,有没有思念我,你不知道,我每次收到你的来信有多开心,有一次在战场上,我差点就坚持不住了,可是我想到你,你还在等我,我就挺过来了。
      其实这信,我每次上战场前都会写一封,如果我平安无事,就会把它撕掉,下次再写,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一样。
      每次写信的时候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想说的太多,到头来便无话可说了。还记得我们成婚的时候,曾许诺过死生契阔吗?可是,黄婷婷,我告诉你,你不许这样做。即使我真的死了,你也要好好活着。
      你要把我忘了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,和你爱的人在一起,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      所以,你给我记住,你要是感陪我一起死,我做鬼也不安心的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陆婷  ”
黄婷婷看着这信,忽然笑了,笑着笑着,她的泪水就不受控制的就落下了,落在纸上,晕开了笔墨。
她能想象的到陆婷每次写信时的纠结,甚至她最后那焦虑不安的语气,她都能想象。
她们从小相识,在一起十五年,彼此之间太过熟悉。
也因此,陆婷才会特意叮嘱要她好好活着。
可是陆婷,没有你,我又如何能好好的。
所以抱歉呢,这一次不能听你的了。
从前,我总是很听话,现在,让我自己做主一次吧。
黄婷婷站在桥边,攥着信,放任自己的堕落。
下落的时候,她好像听见了马蹄声。
陆婷,是你吗?
意识的最后,她好像又看见了光。

二.
陆婷醒来的时候,只有一个感觉,痛。
只是轻微一动,全身的疼痛就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口。
她的动静引来了别人的注意,护士忙阻止她想起身的动作,“你伤的很重,刚做完手术,还是不要动了。”
“我……为什么会在这?”
“你是被冯记者送来的,她时常会送伤员到医,其中你是伤的最重的一个,全身都被炸伤。”
然而护士在解释的时候,陆婷的记忆却陷入了迷茫。
她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,好像有巨大的爆炸声和满天火光,她好像经历过战场的枪林弹雨,可她又有许多安静的影子。
在那篇安宁里,好像出现了另一个人。
陆婷沉默着,护士以为她睡去了,例行检查后便离开。过了很久很久,陆婷才听到一阵脚步声。
她睁开眼,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,穿着很干练,身上挎着一个相机。
“你醒了?”
“就是你救了我吗?”
“唔,不能说我救了你,我只是恰好在人堆里发现你还有气息而已。”
女子看上去好像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,“对了,我叫冯薪朵。你叫陆婷是吧,我之前看到你的军牌了,你们是齐衡的军队?”
陆婷仔细回想了,“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“不记得了?”女子突然起身,瞪大了眼睛看着她:“该不会是把脑袋炸坏了吧?”
“我对过去只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,我记得我是一个军人,最后一仗对战的军队将领好像是姓李。”
“姓李?你是说李艺彤?这么看的话你当成是齐衡麾下的人了,只是可惜,就在前天,齐衡已经被李艺彤剿灭了。”
“剿灭了?”陆婷闻言下意识想起身,然而下一秒身体的疼痛就猛烈袭来,她强忍着问:“怎么回事?”
“还能怎么回事,”冯薪朵把相机包打开,取出一份报纸,“兵败了呗,整个军队全军覆没,你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了。”
“幸存者吗……”陆婷盯着报纸呢喃道,心头忽然涌上满腔悲伤,神色也黯淡下来。
冯薪朵看她失落的样子,心下一软,“你别伤心,打仗本就是这样,你看,现在你也差不多忘了过去,这就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“对,这是一个新的开始,我还活着,就会有机会报仇的。”
“报不报仇都是后话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,你还记得自己的家吗?”
“家?”脑海里突然又闪现出那个人的身影,她想看仔细,却怎么都是一个模糊的样子。
无法,陆婷只好摇了摇头,冯薪朵叹了口气,“得得得,就当是我做好事做到底吧,以后你就和我一起住吧,直到你想起来为止。”
语气里满是不得已,可陆婷分明在冯薪朵眼中看到温和的笑意。
就像和煦春风,悄悄吹过,却在心底泛起涟漪。

三.
齐衡与李艺彤之间的战争打了三年,最终以齐衡的死亡告终。
在这场漫长的战役里,李艺彤成为了真正的掌控一方的督军。
这个督军的性格很古怪,也许她正对你笑着,可下一刻她就能毫不犹豫的置你于死地。只是这位阴晴不定的督军,近些日子好像突然变了。
这起源于她的未婚妻的出现。
就在齐衡兵败的第二天,李艺彤就举行一场订婚仪式,大肆宣扬,昭告全城。
李艺彤的未婚妻是一个看上去很娴静温婉的女子,名字也很好听,叫做黄婷婷。
在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黄婷婷,正在李艺彤的公馆里看书。
阳光笼罩在她身旁,连着睫毛的投影在纸上都很清楚,安静的像一副画,莫名的让人沉醉。
李艺彤从外回来,就看到这副光景。
她不自觉的放缓脚步,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看她。
黄婷婷心有所感,忽然抬头看见她,莞尔一笑。
李艺彤走近她,将她揽在怀里,“有美人兮,清扬婉兮。”
“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
“自然是因为想你了,想早些看见你啊。”
温热的气息在黄婷婷耳边,让她顿时羞红了脸。
李艺彤专注的看着她,“我的婷婷可真可爱。”
“你呀,整天油嘴滑舌的。”黄婷婷放下书,满含无奈。
“怎么,我的婷婷不喜欢吗?”
“……”
黄婷婷忽然安静了。
她忽然想起一个总是逗着她笑的人,也曾这样问过她:婷婷不喜欢我吗?
那时候她怎么回答的呢?
她当时红着脸推了她一下,打闹着绕过了这个回答。
是喜欢的。
只是她再也听不到这个答案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依旧是瞎写系列。
黄金4p怎么磕都好吃。

【多cp瞎搞】论江湖的正确打开方式(一)

提起中原武林,在传说中总是腥风血雨,各路豪杰汇聚,为名扬天下而针锋相对,名门正派匡扶正义,邪魔外道企图称霸武林,然而,实际上——

“瞧一瞧,看一看,一代剑圣的终极秘籍,通俗易懂,内容精妙啊!只要十文钱啦!十文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!”当今江湖剑术最为高超的青年侠士——黄婷婷正在集市的一角卖力吆喝着。

从聚德楼酒足饭饱出来的林思意听见吆喝停下了,仔细想想,似乎在两个时辰前这人就在这个地方了,居然到现在都没卖出去?

她不仅感到好奇,转身去了黄婷婷的摊位前,拿起那“秘籍”看到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

这书当真是通俗易懂,这招式明显就是随便画画的啊!

林思意的嘴角抽了抽。

这哪里精妙了,随便从大街上拉个孩子 都能画出来好吗?!

“敢问这位大侠,这真的能教人剑法吗?”

黄婷婷轻描淡写的看她一眼,“哦,这是我师傅画的,这么多年我们都是依着这个练习的,照我本人来看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”

“……敢问大侠姓名?”

“黄婷婷。黄是红绿蓝的黄,婷不是亭亭玉立的亭。”

哦黄婷婷,不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剑法高手么。

等等,黄婷婷?青冥剑黄婷婷?

她练的就是这个三岁小孩的剑法?

林思意陷入了沉默。

大侠你好,大侠再见,我们不是同路人。

这简直是在开玩笑吗?!!

“你这么厉害,在这卖剑谱干什么?”

“饿了,没钱。”

黄婷婷擦着她的剑,头也不抬。

林思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饶有兴趣的问到:“这样吧,我缺个侍卫,你要不来做试试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每月一百两,包吃包住。”

黄婷婷突然起身:“成交!”

她将剑谱随意一收,摊子一丢,就扬起一个极其灿(献)烂(媚)的笑脸。

“我叫林思意,林秀山庄少主,你叫我小四就好了。”

“那好,小四,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。”

林思意看着她的笑脸,也回以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,心里却满满的只有一个想法:为什么这个剑侠看上去像个傻子呢???

我是不是上当受骗了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日常瞎搞,大概就是吐槽风。
cp乱炖,人物大概很多,这章只出了四黄。
以及关于踢踢的自我介绍,因为古代没有红绿灯,突然蹦出红绿灯感觉哪里怪怪的(虽然整篇文都怪怪的……),所以我改了一下。

说不清楚的事,就不要在纠缠了
就当做在梦里吧
梦里,总该是圆满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