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春

我没有信念了。

今年的第一个雪团

【w婷】无解

·双向暗恋
·文笔渣
·其实是写数学题的产物

01.
每个人的人生其实就像在解一本充满挑战的数学题集,有些题目,尽管你尝试解了很久,也只是无用功,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无解。
对于陆婷,这样的题目很多,黄婷婷便是其中之一。
她就像一个与坐标轴没有交点的抛物线,又像两个不同平面的异面直线。

02.
“我喜欢大哥这样的。”
黄婷婷半搂着陆婷半是玩笑语气。
陆婷翻了个白眼推掉黄婷婷的胳膊,“你别拿我当挡箭牌!”
这不是黄婷婷第一次在mc上说喜欢大哥。
她曾经说,“第一面怦然心动的话,是大哥。”
“我的理想型啊,是大哥,上的了厅堂,下的了厨房。”
可是陆婷一次都不相信。
虽然她知道黄婷婷总是喜欢下意识的黏着她,不抗拒她的接触,习惯性的提起她,会用多情的桃花眼温柔的注视她。
也会在台下像小粉丝那样喊call,会在久别重逢时扑进她的怀里,会在总选后挽着她的手走过整个舞台。
但是,陆婷也知道,黄婷婷不喜欢她。
因为她本能的会去依赖何晓玉,会将情绪诉说给冯薪朵,会随时随地怼赵粤,会目不转睛的望向易嘉爱。
她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温柔。
即使是那一个不可说,也有独属的记忆。
所以陆婷绝不会是特殊的一个。
下了mc之后,全队去火锅店聚餐了一次。
热腾腾的蒸汽与锅底翻滚的辣油互相应和,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伴随着欢笑与打趣,黄婷婷吃着羊肉,突然听到旁边的陆婷喊了她一声。
下意识的转头,就听见抓拍的相机声,继而就是陆婷毫不克制的哈哈大笑。
“大哥!”反应过来的黄婷婷立马去抢她的手机,后者抬高了手臂,满意笑意的看着黄婷婷的气急败坏。
在精疲力竭后,黄婷婷放弃抢手机的想法,顺势往陆婷怀里一靠。
陆婷低头,正对上她的目光。
写满了一种名为陆婷的情绪。
不可抑制的心跳加速,陆婷陷在那样独特的眼眸里。
“大哥。”
黄婷婷拽着陆婷的衣袖,趁着无人注意,在她唇边落下一个轻浅的吻。
陆婷的大脑在一瞬间像是爆炸一样,几乎无法运转,连锅里的菜都失去了滋味,只是茫然的重复着咀嚼。
而罪魁祸首,仍在兴致勃勃的吃着,不时偏头和易嘉爱说笑。
犹如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陆婷的心渐渐沉了下来。
不过是朋友之间的玩闹,自己又在多想什么呢。

03.
在外拍戏的日子总是漫长又难熬的。
都说一个人的时候,很容易想到许多事,许多人。
正如每天的拍摄结束后,陆婷在一个人的时候,满心满念都是那一个名字,甚至有时候在片场的休息时间,不知从哪里突然就蹦出她来。
以至于那天陆婷在拍摄空隙看到不远处的黄婷婷时,以为自己最近疲劳过度产生了幻觉。
直到黄婷婷高举手臂,幅度夸张的冲她挥手,她才确定那是真实的。
她小跑到那人面前,一把拦下她挥舞的手臂,“黄婷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上去特别像傻子?”
面前的人讪笑两声,看看周围人忍笑的样子,颇有些不好意思,“那不是看到大哥太激动了嘛。”
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,陆婷才切入正题,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因为想你啦呀!”
陆婷还想说些什么,那边导演就应该喊了开始,她只好对黄婷婷丢下一句“在这等我”就匆匆过去了。
镜头没扫到陆婷的时候,她望黄婷婷那边看了一眼,小小的一只正安静的站在那,乖乖盯着她,发现她投过去的视线便咧嘴冲她一笑。
陆婷的心瞬间软了,心底最温柔的地方似乎又被触动,只好默默叹口气。
黄婷婷,你这样让我如何割舍下。

04.
导演到底也是公司的人,看到今天的场景干脆提前收了工,放了半天假。
陆婷便领着黄婷婷到街上随意逛逛。
晚饭时间后的街道灯火通明,街头不少情侣牵着手慢悠悠走着。黄婷婷想了想,也牵住了陆婷。
倒也不怕别人看见,陆婷反握住她。
两个人像是最普通的人那样,卸下平时的压力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
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,黄婷婷被橱窗里的纱裙吸引,停在原地。
陆婷却只看着她姣好的侧脸。
“很喜欢吗?”
“不,”黄婷婷摇摇头,转而望向陆婷,“我只是在想,如果有一天,我们在一起,而你穿上它,一定会很好看。”
“阿黄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她的语气坚定,“那么陆婷,对于我喜欢你这件事,你知不知道呢?”
深吸一口气,她继续说着:“我不想再藏着了,陆婷,我就是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。所以和我在一起,好吗?”
陆婷笑了,把她紧紧抱在怀里。“傻子。”
我们一直在一起。

05.
原来,在陆婷的习题簿上,那道写满黄婷婷的题目,并非无解。
解集为R。
恒成立。

【w婷】(片段)无解

极短

“我喜欢大哥这样的。”
黄婷婷半搂着陆婷半是玩笑语气。
陆婷翻了个白眼推掉黄婷婷的胳膊,“你别拿我当挡箭牌!”
这不是黄婷婷第一次在mc上说喜欢大哥。
可是陆婷一次都不相信。
虽然她知道黄婷婷总是喜欢下意识的黏着她,不抗拒她的接触,习惯性的提起她,会用多情的桃花眼温柔的注视她。
但是,陆婷也知道,黄婷婷不喜欢她。
因为她本能的会去依赖何晓玉,会将情绪诉说给冯薪朵,会随时随地怼赵粤,会目不转睛的望向易嘉爱。
她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温柔。
所以陆婷绝不会是特殊的一个。
下了mc之后,全队去火锅店聚餐了一次。
热腾腾的蒸汽与锅底翻滚的辣油互相应和,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伴随着欢笑与打趣,黄婷婷吃着羊肉,突然听到旁边的陆婷喊了她一声。
下意识的转头,就听见抓拍的相机声,继而就是陆婷毫不克制的哈哈大笑。
“大哥!”反应过来的黄婷婷立马去抢她的手机,后者抬高了手臂,满意笑意的看着黄婷婷的气急败坏。
在精疲力竭后,黄婷婷放弃抢手机的想法,顺势往陆婷怀里一靠。
陆婷低头,正对上她的目光。
写满了一种名为喜欢的情绪。
陆婷忽然明了,她似乎从一开始就弄错了答案。
那道写满黄婷婷的题目,并不是无解。

大概就是互相暗恋。
但是一个暗示,一个不相信。
过段时间补齐全文。

心疼会长,真的是太累了,希望她能早日恢复身体。
以及我再一次实名diss辣鸡丝芭

个人原因,此号暂封。
我很抱歉。

江湖梦,结束了。

【马鹿】【粤黄】她的婚礼

文笔渣
小透明

一.
入夏后的天渐渐热了,几缕暑气已经弥漫在空气中,无端端惹人生厌,街道两旁的绿植也不似春日里的鲜活,平添几分颓然。
从人满为患的地铁挤出的陆婷,逃一样出了地铁口,摆脱了人流间的呼吸,一种轻松感油然而生。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目的地,快步走了过去。
黄婷婷这家店的规模不大,位置倒是不错,离站口不过百米,能省去不少时间。
还不等陆婷感慨完,从店里出来的女子就吸引了她的视线。
也许是室外的阳光太强烈,她一时不适应的眯了眯眼。
还是那样的冯薪朵啊。
就在陆婷晃神的空隙,冯薪朵也瞧见了她。
毕竟,她可是号称智商140的女子,怎么会看不到这么熟悉的人呢?
两两相顾,一时无话。
“呃……好久不见。”终究是陆婷先开了口,打破这种诡异的沉默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冯薪朵笑着应了她,气氛似乎不那么尴尬了。
随意寒暄了几句,陆婷便打算结束这场意外的对话,可还没等她开口,冯薪朵就突然叫了她。
“陆婷。”就像以往无数次叫过的那样。
她定了定神,满脸认真道:“我下个月要结婚了。你……和踢踢一起来吧。”
周遭似乎在一瞬间沉寂了,行色匆匆的人都变成了无足轻重的背景板。
整个世界,她只看得见冯薪朵的眼睛。
让她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。
混沌中,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。
“好。”

二.
“大哥,你真的要去吗?”
陆婷慢条斯理的喝了口咖啡,忍住翻白眼的冲动:“这话你已经问了五遍了。”
看着她满不在意的样子了,黄婷婷叹了口气,“陆婷,你别硬撑着。”
她眼里写满了担忧。
陆婷明白她的忧虑的原因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“放心,你大哥我早就不在乎了。”
她说的轻松,黄婷婷却不相信。一个字都不相信。
放没放下,不是靠说的。
可是她没有再说什么,起身去了前台抱起了吉他,随意挑拨了几下,轻唱出声。
《七里香》,倒是个熟悉的歌。
陆婷放下咖啡,撑着头看她,忽然觉得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,眼睛生疼。
说实话,黄婷婷这些年的歌唱的倒是比以往好了不少,只是她已经许久不曾在公共场合唱过这首歌了。
在她记忆里的最近一次,还是冯薪朵窝在自己怀里撒娇的时候。

三.
当陆婷从课桌里掏出一份礼物时,一边的冯薪朵忍不住啧了两声。
“这个星期的第三个了,陆婷你可以啊。”
在顺势拿过礼物盒里的巧克力,毫不客气的吃了后,接受到陆婷的一个白眼。
“那我看你每天吃的倒是开心哦。”
冯薪朵完全无视她的话,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含糊不清问她:“我有两张周杰伦演唱会的票,你去吗?”
“去去去,这时候不去什么时候去。”
“不过这样的话踢踢就去不了了。”冯薪朵咬下最后一块巧克力。
陆婷挑眉,“我和黄婷婷,你觉得谁比较像会翘课看演唱会的人?”
冯薪朵督她一眼,默默把余下的话同巧克力一并吞了。
夜幕低垂,现场的热情却丝毫不受影响。
舞台上的霓虹灯点燃了全场,包括正在狂欢的陆婷。
思绪早就不在表演上的冯薪朵偏头盯着她,看她因为极度欣喜而涨红的脸颊和上扬的眉眼,看她眸中无可比拟的流光。
不知道为什么,冯薪朵突然想放肆一回。
“陆婷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她的声音不大,顿时就淹没在欢呼声中。
陆婷似乎没听见,因为她仍望着前方。
台上的曲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《七里香》,浅浅唱着。
冯薪朵的手忽然被牵住,自然的十指紧扣。
世界上最好看的,就是是陆婷看向她的时候,含笑的眼眸。

三.
回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。
吉他声也停了下来。
黄婷婷面前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。
那个人陆婷也有印象,是附近大学的学生,也是这家店的常客。
他现在正腼腆的说着什么,眼底的期待与喜欢藏也藏不住。
偏偏那个傻子黄婷婷还没反应过来。
陆婷刚准备去解决黄婷婷这突如其来的烂桃花,店门就被一个人狠狠推开。
赵粤风风火火的闯进来,三两步走到男生面前,将黄婷婷望怀里一搂。
“抱歉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
男生的脸色在看到黄婷婷的点头后瞬间苍白,眼神黯淡下来,嘴唇轻动几下却说不出什么话,只好苦涩笑了笑,丢下一句“祝你们幸福”就失魂落魄的跑走了。
陆婷在心底感慨下黄婷婷害人不浅,还没来得及揶揄两句,赵粤就已经坐在她对面,用一种忧心忡忡的表情盯着她。
陆婷被她看的头皮发麻,“赵粤你发什么神经。”
“那个,大哥啊,你真的要去吗?要不就别去了吧……”她说的犹豫,好像是怕刺激到对方。
翻了个白眼的陆婷,觉得莫名好笑,“不是,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,还什么去不去的。人家结婚当然得去了,沾沾喜气啊!还有,你现在怎么和阿黄说话越看越像了?夫妻相啊你们。”
突然被点名的黄婷婷抬头瞪了眼赵粤:“赵粤你别乱说话。”
赵粤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头,委屈巴巴的举起双手:“我什么都没说!真的!”
同样,黄婷婷也翻了个白眼。
陆婷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在这段孤寂的岁月里,她们两个就是唯一的温柔。
就像人间四月天,亘古不变。
十九岁的黄婷婷和十九岁的赵粤在一起。
二十九岁的黄婷婷和二十九岁的赵粤仍然在一起。
而十七岁的陆婷和冯薪朵,在二十五岁那年,走散了。

四.
婚礼请的人不多,但是很隆重。
新郎也是一个俊朗的人,和冯薪朵站一起很般配。
这的确是陆婷的第一想法。
她坐在台下,看着台上的两个人相拥,亲吻,许下誓言,互诉爱意。
就像以前,陆婷和冯薪朵曾构想过的那样。
陆婷并不难过,只是觉得入口的酒微微有些苦涩。
等到婚礼结束的时候,夜空已是繁星点点。
因着黄婷婷是伴娘的缘故,她们最后留下来帮忙。
冯薪朵在上车之前,深深拥抱了一次黄婷婷,然后对赵粤说:“踢踢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一定要好好对她。”
赵粤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,“我会的。”
而黄婷婷,压在心头几天的那句“那陆婷呢?”在嘴边打了个转还是没有问出来。
到了现在,也没有必要了。
她看着冯薪朵离开的背影,又回头看了眼独自站在灯光下的陆婷,忽然心口一酸。
那天晚上,一直不喜欢哭的黄婷婷扑在赵粤怀里哭了很久。赵粤手忙脚乱的安慰她。
到最后哭的累了,靠在她肩膀上就睡着了。
末了还念着一句话:“赵粤,如果你以后和别人结婚了,千万不要告诉我。”
“不会,”赵粤吻上黄婷婷的额头,虔诚又温柔,“大千世界,我只要你一个。”

尾.
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,我刚好遇见了你,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。
只不过后来,我们都弄丢了彼此。

我想我病了。
连心一起病了。

【大黄狗】我的

文笔渣预警。

一.
陆婷第一次见到黄婷婷的时候,沉寂很久的心忽然再次跳动了。
黄婷婷的身上有一种干净的气息,那是陆婷很久不曾见过的,没有沾染任何尘世间的气息。
莫名的吸引她。
就像清晨的阳光,一如是三月的春风,再如藏在心底的念想。
“大哥!”黄婷婷从公司出来,就看到等在门口的陆婷,笑嘻嘻的喊到。
“今天不加班了吗?”陆婷极其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包。
“加啊……”黄婷婷的笑意收敛了几分,低头抱怨着,“可是,今天大哥请吃饭,怎么着都要去啊。”
她忽然抬头,促狭一笑,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。
陆婷心念一动,忽然有种想吻她的冲动。
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,她不能这么做。
因为啊,她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两个人到火锅店的时候,冯薪朵已经点好了菜,正在调锅底。
“你们回来了?看,这锅底是我自己调的,怎么样?”
陆婷低头一看,只看到满锅的辣椒,“会不会太辣了?婷婷不太能吃辣。”
“诶?会吗?”冯薪朵目光转向黄婷婷,对方摆摆手,“没事的,我相信朵朵的手艺,我不怕辣的。”
然而后来,黄婷婷被辣到双脸泛红像喝了酒,迷迷糊糊话都说不清楚的时候,陆婷才知道根本不能听这小傻子的话。
“张嘴,喝水。”她手忙脚乱的给黄婷婷端了杯茶。
黄婷婷听话的张嘴,双眼满是水雾盯着陆婷,“大哥,你现在看上去好傻哦。”
不知道现在谁比较傻。
陆婷心想着,转头对身边的冯薪朵说了一声就带着黄婷婷走了。
在回去的路上,黄婷婷靠在副驾驶座睡着了。
刚刚还闹腾的人安静下来,姣好的面容在路旁长灯的映照下多了一种柔和。
陆婷偏头望着她,撩起她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二.
夜晚的街头行人并不多了,往往都匆匆而过。
陆婷回店的时候,冯薪朵早就收拾好了桌子,在屋内抱着画板画着什么,听到门响也未抬头,只淡淡应着:“回来了。”
“嗯。”陆婷锁上店门,揉了揉太阳穴,“在画什么?”
冯薪朵将画板一扬,“画踢踢啊。”
“婷婷?为什么突然画她了?”
“难道你不喜欢吗?”
冯薪朵的语气仍是淡淡的,就像是不经意的随口一说而已。
陆婷皱了皱眉,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。
所以她没有答案,冯薪朵也不需要答案。
她手里的笔不停,仔细描绘着画上的人,专注而又虔诚。
陆婷坐在一边看着,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以前。
一种莫名的无力感涌上心头,她叹口气回了房间。
“朵朵,无论什么时候,我的女朋友都只有你一个。”
三.
校园系列的电影总是和青春爱情离不开关系,自认脱离了幼稚年纪的陆婷,目光不自觉就偏向了身边专心于剧情的人。
她有着好看的侧脸,和即使是在黑暗中也能熠熠生辉的眼睛。
“大哥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借着屏幕上光,陆婷看清她亮晶晶的眼眸。
“陆婷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这是她和冯薪朵第一次看电影时,冯薪朵问过的问题。
近乎一样的话瞬间击中了陆婷,回忆与现实逐渐重合,面前的人也越发清楚。
良久没有得到回答的黄婷婷抿了抿唇,低下头小声说:“我……我只是开个玩笑……”
如果忽略她眼底的慌乱与攥紧的手指,这确实可能是一个玩笑。
煽情的音乐在此时似乎不太应景的响起,陆婷犹豫了下,还是轻轻拨开她发白的手指,与她十指紧扣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在黄婷婷惊讶的目光下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“我喜欢你,黄婷婷。”
就这样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黄婷婷。

四.
在回到家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,是一种什么体验?
这是黄婷婷正在经历的事情。
她打开灯后,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望着她笑的冯薪朵。
“电影好看吗?”见她回来,冯薪朵起身,开口却是这种不相关的话题。
而黄婷婷却忽然冒出另一个想法,不知是谁说的,当冯薪朵专注看着一个人的时候,眸里写满了深情。
现在看来,似乎是真的。
所以,当她被吻上的时候,她居然没有任何抗拒的心思。
冯薪朵的吻与陆婷不同,陆婷是轻柔的轻浅的尝试,而冯薪朵是细密而又深入的,她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深陷其中的魔力。
以至于黄婷婷再回过神时,她已经被冯薪朵压在了床上,衬衣的扣子被解开,露出精致的锁骨。
九月的夜间已有凉意,裸露的皮肤接触到空气的瞬间还是引起战栗。
细腻的吻从锁骨往下,冯薪朵的手指也探向禁忌之地。
“朵子姐……”
平时清朗的少年音此时已经染上了情欲,“你是想报复大哥吗?”
闻言,冯薪朵轻笑出声,手下动作未停:“比起报复……”
在触碰到某一点时,身下的人下意识一颤。
坏心思的持续进入,冯薪朵看着她动情的模样,俯下身吻着她小巧的耳垂。
“……我更想要你。”

五.
“她在哪?”
冯薪朵握着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,听见陆婷的问话后,喝了口咖啡才慢条斯理地说:“游戏才刚刚开始,要有点耐心。”
“耐心?她已经失踪三天了!你到底想怎样?”
“朵朵没想怎么样啊!朵朵只是想玩一个游戏。”
“冯薪朵,”陆婷压制住自己的怒气,“她到底在哪?”
“好啦好啦,告诉你就是了。她呀,死了。至于现在具体在哪,嗯,应该已经在硫酸池里化为乌有了吧。”
她的语气轻快,就像是在说什么家常事一样,陆婷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。
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你疯了吗?”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。
“朵朵本来就是疯子啊。陆婷,我告诉过你。”
陆婷记起以前,两人刚刚在一起,浓情蜜意时她曾在自己怀里说过,她是一个疯子。
可是那时的自己只当做是一句玩笑话。
不,直到刚才,她还以为是玩笑话。
她张张口,太多的话全部涌上来,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又想到那双明艳的眼眸,陆婷的鼻头瞬间一酸,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。
“冯薪朵,”她抬起头,“你应该杀了我。”
不过现在,我也已经死了。陆婷这样想着。

尾.
冯薪朵坐在床边,描摹着女孩安静的睡颜。在女孩白皙的皮肤上,红印显得格外刺眼。
她醒了过来,坐起身,眼神清明。
“她是真喜欢你啊。”冯薪朵揉着那道红印,温柔的呢喃着,“可是,她是我的呀……”
下一刻却加重了力度,女孩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,很快就舒展开。
就像她感受不到痛觉一样。
想法得到验证的冯薪朵心满意足的一笑,将女孩拥入怀里。
如情人般耳鬓厮磨。
而你,也是我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在这里,傻白甜只有大哥一个。
朵子和阿黄,大概都是一类人吧。
文笔渣,请见谅。

10.02
都要好好的
期待下一次的相遇